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这就是国际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的“大动作”。更可气的是,这款口罩价格高,却不能作为医疗设备或个人防护设备,被网友调侃为“加了个LOGO的保暖布”。

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除了“天价口罩”,加拿大鹅还在中国售卖长靴,一出手就是10800元的高价,加上动辄上万元的羽绒服主打产品,它成了“吸金”利器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加拿大鹅年营收一度达50亿元,即使是2020/2021财年受疫情影响,也在全球赚取约46亿元人民币。

  加拿大鹅动静大,也引起中国网友广泛关注,但在中国市场,“霸主”并不是加拿大鹅,而是中国“鹅”,来自浙江一座小城。

  这座小城即浙江嘉兴平湖市,人口只有70万,却生产了全国80%的羽绒服,被誉为“中国羽绒服之都”。据媒体报道,冬日旺季之时,每天从平湖羽绒服市场发出的产品超过120万件,羽绒服年出货量近1.5亿件。

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2020年,平湖中国服装城的销售额突破300亿元,羽绒服是其中的主要力量,媒体形容为“用羽绒服打下的江山”。靠着羽绒服,平湖中国服装城一举登上中国商品市场百强榜。

  不要以为平湖羽绒服只有中国人青睐,其实,它已经出口到全球85个国家和地区。别的暂且不说,论销售量和触达范围,平湖羽绒服完全不输加拿大鹅。

  少有人知的是,这背后上演了遭遇生死危机、温州人加持、“反杀”韩国服装商家的精彩戏码。

  且说2008年前后,遇到全球性经济“震荡”,2005年就做到百亿产值的平湖服装业陷入泥潭,国际订单大量流失,大批企业关停或者出走。

  到什么地步?2009年至2013年,平湖服装企业从1200余家急速减少,只剩下500余家。如果不积极自救,平湖服装企业将会继续“凋零”,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。

  关键时刻,平湖押宝产销一体化,利用自己多年打下的服装产业基础,希望依托市场自主销售来打开局面。

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平湖找到专门开办专业市场的温州人胡国华,他出任服装城董事长后,不仅通过两年免收租金的方式迅速吸引286家企业入驻,更在以往众多业务中,发现国际国内知名羽绒服品牌不少在平湖生产的商机,决定聚焦羽绒服生产。

  参与这场产业“自救行动”的平湖当地人士对媒体回忆称:“做羽绒服,一是附加值相对高,二是我们有经验。”

  正是因为充分利用自身优势、单点切入附加值较高的羽绒服赛道、大力发挥集群效应,平湖羽绒服产业开始高速发展,规模不断扩大。

  与此同时,平湖羽绒服款式创新的能力也在逐渐提升。

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数年前,平湖服装城的羽绒服只有数十种款式,“整个市场都找不到一件卖500元以上的羽绒服”,商家大多远赴韩国,最爱去韩国东大门服装市场,模仿别人的版型和设计,被韩国人鄙夷,当地老板更是“特别不待见”。

  不过,经过模仿、调整、创新,情况得到反转,胡国华透露,现在,韩国东大门商户争着“到我们这里来选货”。

  从款式设计角度看,说反超或“反杀”韩国商家毫不为过。

  在此基础上,平湖着手建立自己的“护城河”,先是2017年启动实施严格的款式保护登记备案制度,市场内的恶意仿款行为将受到严厉惩罚,轻则整顿赔偿,重则清退。

  2021年9月,又推出平湖中国服装城原创羽绒服装品牌区,拿出最好的位置、用最好的装修,促进商家提升原创能力,提升附加值。

浙江小镇的中国“鹅”:羽绒服营收吊打加拿大鹅,设计爆锤韩国

  如今,平湖对自己的新定位是成为自主品牌扎堆的原创设计制造基地。随着电商直播风起云涌,从事设计、电商、直播等方面的人才纷纷来到平湖,更多原创设计制造力量聚合,这一“梦想”正在照进现实。

  不难看出,和飞扬跋扈、狂割中国人的加拿大鹅相比,平湖这只中国“鹅”,低调、务实、进取,必将大有可为!

版权声明:(恩蓝小号)内容由互联网(SEO专员)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71441083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